<nav id="kiwyi"><code id="kiwyi"></code></nav>
  • 欢迎来到 - 正规赛车群 !    
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伤感文章 > 感人故事 >

    刘发英19日20日分别在长沙和武汉作先进事迹报告 深情讲述15年网

    时间:2020-05-15 05:08 点击:
    “消除贫困、传播爱心是人生最大的幸福

      本网讯(记者梁剑)“消除贫困、传播爱心是人生最大的幸福!”10月19日、20日,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事迹巡回报告会分别在湖南省长沙市、湖北省武汉市举行。全国脱贫攻坚奖获奖代表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花坪小学副校长刘发英以《让贫困不再代际传递延伸》为题,讲述了她扎根山区教育一线28年、网络助学15年的感人事迹。

      10月20日,在武汉洪山礼堂,刘发英第一个作巡回报告。当她讲到“为了助学,翻山越岭、脚印农家,有一次连人带车差点掉进了百米悬崖……”在场听众无不为她捏一把汗。当她讲到“受助学生写信说:英子妈妈,我现在有了自力更生的能力,也想和您一起去助学!”许多参会者都流下了感动的泪水。

      大会结束后,听众纷纷涌向前台,与报告团成员合影留念。湖北省档案馆副馆长马尚云给刘发英发来信息:今天在现场听了你的演讲,很好,很有感染力,为你骄傲。

      刘发英,网名叫“英子姐姐”。28年的园丁生涯中,她曾在长阳最贫困最艰苦的黄柏山乡工作了18年。她从个人资助学生开始,到2005年利用QQ从事助学工作,再创办“英子姐姐”助学网站,组建英子姐姐助学团队,成立“湖北希望工程英子姐姐助学基金”,实施“一对一结对帮扶”模式,持续运行15年。她坚持“善款全额资助贫困学生”的原则,创造出“一对一”闭环结对帮扶模式,实行“透明慈善”,化解爱心人士质疑;推出“五步资助和一;”流程;创新“平台+家庭+企业”资助模式,与教育扶贫政策相衔接,形成错位接力资助格局。15年来,刘发英共结识海内外1994名爱心人士,募集助学善款2117万元,资助武陵山片区和大别山片区贫困学生2.1万人次。

      据悉,作为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事迹巡回报告会的宣讲团成员,刘发英还将赴江西、安徽等地,分别做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事迹巡回报告。

      让贫困不再代际传递延伸

      刘发英

    刘发英19日20日分别在长沙和武汉作先进事迹报告 深情讲述15年网

      “英子姐姐”刘发英在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事迹巡回报告会上。

      大家好!我叫刘发英,是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花坪小学副校长。我报告的题目是:让贫困不再代际传递延伸。

      在父亲的影响下,我从小立志当一名老师,让山里的孩子学习知识改变命运。1991年师范毕业,我选择到长阳最边远、最贫困的黄柏山乡任教。

      但我怎么也想不到,帮贫困孩子筹钱念书,会成为我业余生活的全部。

      当时,穷乡僻壤、求学艰难。有的山里孩子几乎顿顿咸菜拌饭,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。因交不起学费,一些孩子含泪退了学。虽然亲眼所见,但是山里的贫困仍然难以相信。

      打那时起,我就开始用微薄工资给贫困学生买文具、书本,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。

      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,我时常在想,如果能让更多的人来帮助这些大山里的贫困孩子就好了。

      2005年秋,我接触到互联网,在QQ上注册了“英子姐姐”网名,开始通过QQ为贫困学生发帖求援。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,一大批贫困学生得到了资助。随着助学规模的不断扩大,2010年,我组建了助学团队,创办了助学网站,助学扶贫的渠道更加畅通、便捷。

      刚开始,网友并不信任,他们猜疑就像大山一样压在我的心口上。有的认为我是拿助学当幌子来骗钱,是伪装的“大善人”,尖酸刻薄、低俗谩骂……什么难听的话都有。受不了这样的委屈,我背着家人大哭了一次,好几次想到放弃?梢豢吹胶⒆用悄且凰是蠖潦榈难凵,我浑身又充满了力量。我必须坚持下去!

      为了赢得网友的信任,不顾家人劝说,我鼓足勇气在网上公开自己所有的真实信息,并向网友们承诺:每一个贫困学生的信息都由我亲自走访获取,每一笔助学款项都由我亲自送达,我绝不从助学款项中提取一分一厘的工作经费,助学过程产生的费用由我自己承担。我这样说了,也这样做到了。此后,逐步取得了网友的信任,这些信任陪伴我走过了十几个年头的助学之路。

      2015年,党中央、国务院吹响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号角。“决不让一个孩子因贫困而失学”的庄严承诺,让我增添了更多网络助学扶贫的动力。

      今年教师节的早上,我接到一条短信:“刘妈妈,还记得我吗?我是小蒋,我考上研究生啦!这几年来,一直都是您帮我四处张罗筹措学费,我们家的情况现在好多了。您不用再给我寄钱了,请把钱转给更需要的人……”

      我清楚地记得,那是四年前的8月25日,一个求助电话打给了我:希望帮帮一个贫困家庭。原来,小蒋兄弟俩同时考取大学,可家里实在太穷了:奶奶80多岁,父亲肢体残疾不能干活,体弱多病的母亲清晨5点到8点忙家务,然后出门打短工挣点零用钱,晚上还要忙到11点后才能歇息。谁去上大学呢?两兄弟你推我让,后来商量用抓阄来决定命运。母亲得知兄弟俩的举动后大哭了一场,说:“就是卖血、卖肾,拼了这条命,我也要送你们俩都去读大学!”

      第二天,我和助学团队乘车向村里赶去。经过三四个小时的颠簸后,没了路,我们只好下车,沿着羊肠小道,揪着树枝朝山上攀爬,又折腾了2个多小时,终于来到小蒋兄弟的家。他们的家看一眼就让人心酸:土坯房已有三四条裂缝,半边还盖着茅草,窗户没玻璃,用塑料薄膜挡风,奶奶卧床不起,老父亲行走不便。

      我们连夜返回,到达县城已是凌晨1点多。顾不上吃饭和休息,马上整理相关求助信息发到网上。第二天,北京网友李新就将第一笔捐款一万元汇过来,要求资助兄弟俩一起读完大学。

      现在,小蒋的哥哥毕业后留在武汉自主创业,弟弟小蒋本科修完双学位,又考上了研究生。一家人终于彻底走出了贫困!

      随着教育扶贫政策的落实落地,义务教育阶段再也不会因贫辍学了。我和团队及时调整方向,把助学扶贫对象锁定为贫困家庭的高中生、大学生,将之作为教育扶贫政策体系的一种有效补充。为了掌握最真实的情况,这些年,我和我的团队利用寒暑假和双休日走遍了长阳的154个村。

      2015年暑假,到九龙村走访的情况至今难忘,那一次差点丢了性命。早上7点,我们从县城出发,坐船逆江而上,4个小时后才到集镇码头。然后改乘面包车,在大坑连小坑的崎岖山路上颠簸前行。路面刚好一车宽,我们坐在车里大气不敢出,怕影响师傅开车。中午12点多,我们才到达村委会。下午,村干部骑摩托车驮着我,走访山顶的贫困户。上山根本没路,就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挂在悬崖上。由于高度紧张,我紧闭双眼不敢左右看,一双手紧拽着摩托车的后座架,硬生生磨出了几个大血泡。在一个急弯陡坡处,摩托车突然打滑,连人带车差点就掉进了一侧的百米悬崖。村干部从地上爬起来,一连抽了好几支烟,心有余悸的我们才继续上路。虽说道路艰难,但收集到的信息也格外真实感人。

      翻山越岭、脚印农家,我和团队用人格和诚信点燃了无数网友的爱心,点亮了一个又一个贫困家庭的希望。

    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潮信彩票群